杭葡剀
2019-06-11 06:10:19

  中国年轻球员在周三的广州国际女网赛上继续着出色的表现,张恺琳与王雅繁击败各自对手后会师女单八强战,为中国军团提前锁定一个四强席位。而梁辰与庄佳容组成的新“海峡组合”也率先从女双八强战中突围。

  两小花会师八强

  张恺琳击败美国选手里斯克的过程,与上轮淘汰7号种子塞佩洛娃时如出一辙。她在首盘6比2取胜,次盘又以5比2遥遥领先时,突然放慢了前进的脚步,竟被对手一路追到5比5平,所幸张恺琳还是以7比5结束了战斗。

  这种在大幅领先之下被对手逼近的情况,在张恺琳的最近三场比赛中都出现过。她笑称这是一个“魔咒”――在离胜利如此接近之时,她总会有些分心或松懈,等对手追近了,那种紧迫感又让她重新找回状态。

  王雅繁本轮遭遇从资格赛晋级的克罗地亚选手马尔蒂奇,她们的排名都是在两百位开外,交手的过程显得相当胶着。在经过一番激烈争夺后,王雅繁以7比6、6比3再过一关。

  对于即将到来的德比战,两朵小花都很希望能成为胜利者。她们过去在ITF级别的赛事中有过交锋,虽然现在换成了更大的WTA巡回赛舞台,王雅繁感觉还是跟过去没啥特别的不同。她认为张恺琳最近状态挺好,所以会像对斯托瑟和马尔蒂奇那样去拼对手。

  张恺琳此前曾在三盘大战中负于王雅繁,她觉得能碰上个熟悉的对手也不错。说到要“复仇”,张恺琳认为现在自己并不缺乏信心,“但是在网球比赛中,实力要有、信心要有,运气也要有……”

  在最后结束的一场双打比赛中,梁辰与庄佳容组成的新“海峡组合”没有受到阵雨的干扰,以6比3、1比6、10比5击败4号种子奥拉鲁/皮尔,率先拿下女双半决赛权。

  两小花次轮止步

  出战本届广网的四朵中国小花悉数闯过首轮关,但她们之中只有半数可以继续前进。为中国军团打响头炮的朱琳未能延续首轮淘汰文奇的绝佳状态,被谢淑薇挡在八强门外。作为“中生代”小花代表的徐一�[也在三盘大战中被西班牙选手弗洛逆转。

  在淘汰文奇之后,朱琳对再度挑战谢淑薇充满期待。她在今年WTA挑战赛安宁站红土赛上曾输给“宝岛一姐”,这次颇有信心还以颜色。朱琳在开局阶段打得有声有色,但谢淑薇逐渐发挥出球风诡异的特点,以捉摸不透的回球线路,令朱琳疲于应付。小花越打越急,终因送出过多失误而以4比6、2比6再度告负。

  赛后朱琳对自己在比赛中失去耐心颇为懊悔,但她表示自己是那种可以很快将失利的苦恼抛诸脑后的人,依然会积极面对接下来武汉、北京和天津的三站赛事。

  徐一�[一直是小花中的“双打专家”。在单打比赛中,她也经常主动上网寻找得分机会。不过这种战术对体能的要求很高,徐一�[虽通过抢七在首盘险胜,其后终究因体能下降而失去后劲,未能在第二盘的缠斗中锁定胜局。在以5比7丢掉次盘后,徐一�[再难抵挡弗洛的反扑,终以2比6失利。

  小花发展各不同

  本届广网上绽放的四朵中国小花与前辈都有这样那样的联系――张恺琳是李娜的师妹、王雅繁是郑洁的搭档、朱琳曾是袁梦的弟子、徐一�[则是彭帅在天津队的队友。不过这一辈小花并不是上一辈金花的简单翻版,她们有着多种多样的发展道路。

  朱琳是传统体制内的球员,张恺琳则是自费参赛的“准单飞”模式,王雅繁走的是由俱乐部培养的道路。两年前她决定离开北京队,打算放弃网球去读书。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她得以前往北京一家网球俱乐部集训,在通过选拔后成为了俱乐部的球员。俱乐部解决了她的训练和参赛经费,并有教练对他进行指导,但没有对她的成绩下达硬性指标,“不要求什么,只要求我尽力就好。”这种另类的“单飞”,给王雅繁提供了一个宽松的发展环境。

  在今年的深圳和香港两站巡回赛上,王雅繁都是郑洁的双打搭档。由于在同一个地方训练,王雅繁与郑洁交流的机会挺多。她感觉与郑洁一起练球时,训练质量特别高,郑洁还会毫无保留地分享她参加职业赛的经验,这些都让王雅繁收获很大。

  与其他三朵小花相比,26岁的徐一�[的发展模式似乎有些“自生自灭”的感觉。平时天津队没有给她配专门的教练,训练和参赛计划都要她自己制定,出来比赛也要靠自己。在徐一�[看来,虽然不能说是单飞了,但这种状态“和单飞差不多”。

  在同辈小花之中,徐一�[的双打实力最为出众,她曾两度获得中网女双冠军。但是单打排名不高,令她的发展受到一些限制。“双打不如单打关注度那么高,我也觉得挺伤心的。因为我觉得大家同样在付出,但是很多人只要单打打得好,一切什么都不用考虑。而双打球员并不是不想要单打,只是打法、需求的原因没能提高。”

  徐一�[希望今后能“以双带单”,争取进入双打世界前二十。不过这就要求她有一个得力的双打搭档。“搭档特别不好找!”徐一�[感觉以自己的实力,若有好搭档的话必能实现提高双打排名的目标,但是要获得高手的青睐,还得先提高自己在这个圈子里的知名度。这次她作为广网的女双头号种子出战,在不久后的中网,她还将与郑洁合作。

  羊城晚报记者 祁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