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崧
2019-08-10 11:25:20

  原题:韩国新政府的当务之急

  尽管朴槿惠面临大量亟待解决的国内问题,然而当务之急则是如何处置迫在眉睫的朝鲜核试验问题。

  韩国候任总统朴槿惠将于2月25日宣誓就职。摆在新政府面前的事情可谓千头万绪,而当务之急则是如何处置朝鲜暗示将进行的新核试验,化解朝鲜半岛日趋紧张的局势。一个动荡不安的半岛局势不仅将使韩国新政府无法安下心来推进朴槿惠在竞选期间作出的数以百计的承诺,而且也会给解决经济、社会等各类问题增添很大的难度。

  联合国安理会1月23日对朝鲜发射卫星通过了2087号决议,决定对朝鲜的发射活动予以制裁,引起了朝鲜的强烈反弹。朝鲜外务省、国防委员会和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先后发表声明,谴责和反对这一决议,并强烈暗示将进行“高水平的核试验”,以反击这一“侵犯朝鲜主权”的决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主持召开了“国家安全和对外部门协议会”,宣布将针对当前的严峻形势“采取实质性的、高强度的国家级重大措施”。这一举动为几十年所罕见。朝鲜媒体更是直言不讳地宣称安理会决议迫使朝鲜“别无选择”,“核试验是民心所向”。尤其是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还直接针对韩国发出了警告,声称如果韩国参与联合国的制裁就等于“宣战”,朝鲜“将采取强有力的物理应对措施”。

  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朝鲜新的核试验已经箭在弦上。有报道猜测说,朝鲜现在已经做好了核试验的所有准备,只等金正恩“作出政治判断”。韩国媒体预测说,朝鲜或许在朴槿惠上台之际进行核试验,以“超强硬”的行动“驯服”朴槿惠政府。

  朴槿惠在竞选期间和当选之后曾多次强调,韩国“决不容忍北韩拥有核武器”,并将“坚决应对北韩的新挑衅”。在韩朝关系上,朴槿惠主张“在国民共识的基础上恢复南北信任;在国际合作的基础上谋求稳定的南北关系;创造条件使朝鲜成为国际社会的一员”。她表示只要有助于改善南北关系,愿意不受时间、地点的约束会见朝鲜领导人,并承诺在首尔和平壤设立“南北交流合作事务所”。在南北交流合作问题上,朴槿惠提议推进开城工业区国际化和共同开发地下资源,向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援助,为朝鲜加入国际主要金融机构和招商引资提供合作,并探索韩国进军朝鲜罗先经济特区的方案,等等。

  总之,在对朝关系上,朴槿惠既不奉行金大中、卢武铉执政时期推行的“阳光政策”,也不照搬现任总统李明博推行的强硬政策。韩国媒体称,朴槿惠想走“第三条道路”。但无论走哪条道路,朴槿惠都设置了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决不容忍北韩拥核”。她表示,其上台后在对朝政策上推行的政治、经济、外交措施都将“根据北韩无核化的进展情况”而定。朴槿惠当选总统后在会见到访的外国代表团时多次强调“反对朝鲜拥核”的立场,她派出的代表团也向各国政府反复表述了这一立场。可见,在朝核问题上,朴槿惠没有“让步”的余地,她作出选择的空间微乎其微。就在朝鲜暗示将进行新的核试验之后,还没有上台的朴槿惠就“越俎代庖”,通过其发言人强调坚决反对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表现出在此问题上的坚定态度。

  然而,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已经是难以回避的现实问题。朝鲜过去多次声称,核问题不是朝韩之间要解决的问题,而是朝美之间要解决的问题。尽管朝鲜对朴槿惠在大选期间的言论进行了一系列批评,但在朴槿惠当选之后,这种批评戛然而止。面对即将上台的韩国新政府,朝鲜采取了“听其言,观其行”的态度,以分析判断其今后的政策走向。与此同时,朝鲜集中火力抨击仍在执政的李明博政府,认为李明博政府此次在联合国带头“闹事”,主动提出“制裁方案”,积极推动安理会通过对朝决议。在安理会决议通过后,李明博政府又第一个表示“欢迎”,表态将积极“遵守决议”,并宣称还要在安理会决议之外另行对朝鲜进行“单独制裁”。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的声明说,在此情况下,朝鲜“不会再与其讨论半岛无核化问题”,并警告韩国现政府“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将遭到“无情的报复和打击”。

  朝鲜的强硬姿态与其说是做给韩国现任政府看的,不如说是对朴槿惠新政府发出的警告。但是,这种警告对一向主张“必须让破坏和平的行为付出代价”,要“通过提高对北韩的威慑力,与国际社会合作来解决北韩核问题和导弹问题”的朴槿惠来说,能起到多大作用令人怀疑。

  尽管朴槿惠面临着实现“国民大和解”、推进“经济民主化”、解决青年人大批失业和社会财富两极分化等大量亟待解决的国内问题,然而,当务之急则是如何处置迫在眉睫的朝鲜核试验问题。朝鲜的核试验爆响之时,也就是对朴槿惠新政府的考验之时。朴槿惠新政府在此问题上的一举一动,都可能影响半岛和东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她必须发挥高度的政治智慧、外交技巧和创新的方式方法来经受这场考试。(高浩荣)